“乌托邦”是人类给予理想社会的一种期望和展现完美社会形态的一种虚拟,它与社会现实直接相关,甚至恰好相反;“异托邦”则是一个超越之地,又是一个真实之场,它恰恰是在想象、追求、实践乌托邦过程中,在现实层面上呈现出不同变异的结果。


悠久历史的江南水乡——乌镇,在基于传统背景和现实状况做出成功取舍、探索在文化和产业之间建构新的生态链的独特经验,使其成为历史古镇成功活化的代表,并带有强烈的乌托邦色彩。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使当代艺术的全球化观念与乌镇的文化愿景,真实地联系在了一起,并在当代艺术对有关展览方式、权利话语等议题的讨论中,建构出一种新的创意模式。


此次展出场地由“西栅景区”和“北栅丝厂”组成。西栅景区是江南水乡古镇的空间情境,而北栅丝厂则是对被弃置不用的丝厂厂房重新改造之后形成的新空间,是当代艺术空间或创意文化空间诞生的重要途径,而作为乌镇工业载体的北栅丝厂的典型性在于,它的物质文化状况构成了工业化之后第三世界城镇社会景观中现实与幻境相互交织、变化的异质空间。西栅景区的乌托邦风情与北栅丝厂结合在一起,充满了历史和现实、权利意志和资本欲望的混杂,使它们本身,以及它们相互之间,具有了明确的当代指向,那就是在这种由“空间位移”推衍而来的“异度空间”中,固有的认知被颠倒后,并被重新界定和重新解读,产生出一条条各不相同的新边界。


而从乌镇展开对当代艺术问题的思考和投入,主动引导当代文化的“逆城市化”发展,则可以看作是全球化与“在地化”之间关系,以及变化过程中的新动向。而如何确定进而认知、延展这些“问题的边界”,如何处理可预见或不可预见的新资源,并对它们实现有效的视觉转换,就要考验艺术家的思考、判断和智性品质了。结合上述背景的考察和对问题针对性的提示,是形成“乌托邦·异托邦”这一展览主题的直接来源。